神愿白

B站骚话比这边多 也叫这个名字

雷安only 不吃无差

是个傻屌鶸的写脚

是雷厨

偶尔中二

【雷安/中秋贺文】五仁月饼会不会成精到处跑

​*中秋贺文

*雷安

*略有ooc

*中秋快乐

*事实证明海盗团四个人的口味都不咋地

*一千七短打

如果发现很甜的小细节,不要怀疑,那就是彩蛋

——————————————————

传说在凹凸大赛,如果到了中秋节大赛参赛者还没死光的话,就给他们每人发一盒月饼以示鼓励

奇妙的是,参赛者拿到月饼后打开一看,原本以为这群老不死哦不死不了的发的是五仁,结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口味,还不止一种

而且每个参赛者拿到的口味全都不一样,并不是说喜欢同一种口味的两名参赛者拿到的都是一样的机械流水生产出来的月饼,而是他们心目中独特的那个口味

终于有点人性了啊 

但还是他妈没良心

如果前一句是各位参赛者的心中所述,那么后一句就是雷狮发自肺腑的控诉

他本来开开心心的,早上醒来发现裁判机器人拿个盒子才基地外面,又看到海盗团其他三名成员拿到的确实是喜欢的口味,眉开眼笑的头巾不扎顶着一头乱毛出门拿东西

结果打开一看

五仁的

MMP的

雷狮内心崩溃的

不过再气他身上还是有皇家的规矩,没有一下子把盒子掀了招出雷神之锤去找丹尼尔,不过等他把事情弄清楚了,他会去拆大厅的

卡米尔正咬着芒果蛋糕口味的月饼走进来,看到雷狮的黑脸就反射性的想要退出去,一步还没落定就被雷狮发现,索性把月饼藏在身后走了过去

然后他就发现了雷狮手上那盒家家必备的五仁月饼

卡米尔硬着头皮问:“大哥……要不要我把那个裁判球找来”

“我记得喜欢五仁月饼的”

卡米尔心里一咯噔,哦不

“好像全凹凸大赛只有一个”

对不起

“傻逼安迷修好像就挺喜欢的”

安哥

“而且我也没发现他那种老年人还喜欢过什么口味的”

没能救下你是我的错

“走吧卡米尔,既然安迷修喜欢五仁,那我不带过去给他,还真的不是宿敌会做的事啊”

还没等卡米尔心中为安迷修默哀三秒,雷狮就已经走了出去,拿着那盒月饼的手像是要把那个盒子扣烂一样

安迷修的住宿不算远,卡米尔虽说不知道,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雷狮身后左拐右拐

其实他都做好迷路的准备了

然而雷狮对这条路很熟的样子,最终还是带着他来到了一处房子外

卡米尔粗粗看了一下,直男配色,旁边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可以看得到后院晾的白衬衫,嗯,闭上眼都知道这是安迷修的房子

雷狮倒是直直地朝着屋门走,脸色黑的堪比黑洞。当他抬起脚要让这道门使用期限到期的时候

吱呀——

门刚巧被主人打开,雷狮踢空了,不过他迅速的抓住门框才没让自己摔倒。在他站稳的时候,里面的人低头不看路地冲了出来,显然雷狮没在他的眼里,雷狮没想到有这么一出,也没来得及躲开安迷修就那么撞进了怀里,生生把他撞退几步

不得不说傻子骑士力气挺大的原来肉没全长屁股上啊

安迷修显然也懵了,他不记得他门前放了个叫雷狮的挡路牌啊

雷狮幽幽低头看,安迷修偷偷往上瞄,对视的时候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关键是雷狮这丫还没放手

“安迷修……”

“在下在”

“你腰有肉了”

“滚!”

卡米尔觉得情况有点不对

他还没开口劝架呢,一个裁判机器人便匆匆赶来,对着准备打起来的雷狮安迷修两人说焦急吼道

“雷狮大人和安迷修大人停一下!有事要告诉两位大人!”

啥用都没有

那边已经打起来了,裁判机器人还是尽到了它的责任,大声的说:“是关于两位大人月饼的事!是大赛送错了真的非常对不起!我们会重新把月饼送到两位大人手里!”

还是没停

卡米尔突然来了兴趣,戳了一下裁判机器人:“为什么会送错”

“啊?这个问题说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送错的,按道理说个个机器人是按照参赛者身上的气味来辨别的……不知道安迷修大人身上怎么会有雷狮大人的味道”

它继续讲:“那个时候负责雷狮大人的机器人就被弄混了把原来属于雷狮大人的麻辣烤串月饼送去给了安迷修大人,负责安迷修大人的机器人看到他已经有了就去把月饼送给雷狮大人了”

打架声突然没有了,安迷修突然跳开离雷狮好远,尴尬的咳了一声扯了扯领带正想转身逃离这个尴尬的场面,却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

雷狮意识到安迷修在看他,潇洒地把手中原本属于安迷修的月饼一扔就插着口袋离开了,扔下一脸懵逼的裁判机器人在原地发愣

他的脸莫名其妙就红了,低声骂了一句雷狮就转身进了屋子

“真是的,早知道昨天晚上他敲窗的时候就不该放他进来”

之后安迷修洗了一个小时的澡都没有把传说中雷狮的味道洗掉,雷狮知道后很开心

【雷安/学pa】蜜桃糖

​*这是上篇 有兴趣就写改编自真实狗粮的下篇

*在看完班上一对gay的狗粮后突然感觉到学pa的好 可以做很多酱酱酿酿的事 可以……(止住话题)

可以说相声(被打)

——————————————————

有人说过,在校园与你羁绊最深的那个人,会在以后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

台上老教授单调枯燥的声音伴着窗外呼呼的风声入侵每个人的脑子,雷狮盯着为了好好听课从他旁边跑到前面去的安迷修挺得直直的背脊,回想着这些年与他的那些恩恩怨怨,还有那寥寥几次的暧昧场景。台上的历史教授讲这个话题已经有半小时了,雷狮的眼皮彻底合上之前,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去他妈的人生一部分

他雷狮一辈子也不会看上安迷修

说起来,雷狮和安迷修的孽缘可是从小学时代就开始了,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十年之久,换做他人有这么深的缘分早就互相看对眼谈恋爱过完高中等大学毕业结婚生子balabala,可是到他们这里,竹马竹马还不如叫做冤家路窄

所以说去他妈的安迷修

挨到历史课下课,老教授迈着蹒跚的步伐离开教室,这些被折磨已久的人还没开始欢呼,雷狮就感觉到身旁一阵风,然后肩头被人狠狠一推,差点椅翻人亡脸着地丢了校分第四的名头,推他那人还十分“好心”地拽着他的头巾,力度打到雷狮怀疑那块地方的头皮都被扯下来

他揉着后脑勺站起来,好巧不巧对上一双正气凌然的眼睛。雷狮心底一咯噔,妈的要凉

“雷狮,你又上课睡觉!你知道这节课很重要的吧,可你为什么还!是!不!听高考怎么办?!我答应雷伯母要好好管着你的……”

雷狮觉得安迷修可能是过年串门的亲戚转世来折磨他的,不然怎么能这么会嘀咕。这训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况且安迷修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雷狮也就由着他骂,谁知安迷修越骂越激动,最后甚至想一巴掌拍到雷狮肩上

结果脚滑了,摔人怀里了

还老半天起不来

日。

这个事情过去之后,安迷修就不怎么训雷狮了,现在多半是打架,不过他有一个一颗米大小的秘密不知道,那就是雷狮在打架的时候老吃他豆腐

嘘,雷老三不给说的,小点声

刚开始只是偶然蹭蹭耳垂,摸摸屁股而已,不过最近雷狮愈来愈放肆,都开始牵小手……诶诶诶安哥你干啥!你不是和雷狮是死对头的嘛?秀啥恩爱呢?!

行吧,即使雷狮再不相信,他和安迷修也和那些普通的青梅竹马一样,看对眼并手牵手阖家幸福了

雷狮怎么都想不到他以前咒骂过老死不相往来的人,现在却天天凑到人耳边说一些恶劣的情话

发誓使人真香

所以人啊,不能乱发誓

之后,雷狮和安迷修的这点破事被人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传遍了整个学校,并且成为了以后学长学姐告诫新生时用的反面教材,例如不能乱发誓不然会真香,还有劝新生早点和自己在一个学校的青梅竹马断了,不然就会成为这两个一样,人都不知道结婚几年了这点破事还在这所学校流传着

学校红歌比赛,二班选了黄河大合唱,我们班(五班)选了保卫黄河

安迷修不怎么记得事,就例如他和雷狮看对眼那天,他到现在还记不清是哪年哪月,可他离开雷狮那天,却记得清清楚楚,我曾听他说要把那个日期刻在脑子里,这样子他在这天堂就不会如此孤单

还是这种短小的东西写的顺手( ¨̮ )

【雷安/古风pa】皇上!摄政王在殿外求娶安妃娘娘!(三)

​下一章雷狮骚操作(虽然说可能要很久才会更因为我喜欢咕)

怎么办我想这章就让雷狮日安(住嘴)

大家好鸽子来填坑了

*ooc

*文笔渣

*tag搞事系列

*有些地方纯属瞎编的

————————————————————

等他出现在殿门口的时候,人都已经来齐只剩下他的座位是空了的。安迷修佯装没看见那群妃嫔们射来的可以吃人的目光,自行走到那个属于他的位置坐下

他环绕了一周,发现坐在最挨近皇上位置的人居然不是那位沈贵妃,而是今年才新封的将军嘉德罗斯,他坐的位置离金不过半步之远,微微伸下手,都有可能打到对方,他愣了下,朝金多看了两眼,那位大将军就狠狠瞪了他一眼。安迷修没有再去想这件怪异的事,在发现这个殿里没有怪异的紫色眼睛的人盯着他后就开始自顾自的吃菜

宫里总共有十几位妃嫔,如今都来了,每个人都好像不累断自己脖子不甘心一样往头上不要命的塞金银首饰,那些东西上的珠宝晃得安迷修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安迷修还在家的时候,府里有不少女子,哪怕他身边跟着的是小厮,也免不了去向安母请安或是跟安莉洁聊上几句的时候,她们的身上都有抹脂粉,虽然香味都不算重,但安迷修对这些香味十分敏感,几乎到了闻见就想吐的地步,更不用说现在这种坐在十几个爱把自己往死里打扮的女人中间,举办家宴的宫殿里还熏了香

她们身上抹的脂粉香味极重,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随时都会把刚才吃过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可这是天子近旁,那边还有一个易怒的大将军,先不说吐完后他会不会露馅,活不活着都是个问题

安迷修强忍着胃里的翻滚,撑着桌面起身向金福了福身,意示自己要出去走走。金也十分给面子的应了一声就放他出去了

迈出殿门,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安迷修感觉自己得到了新生

他四处探望了一下,打算就在这里随便逛一下,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就回去。抱着这样的想法,安迷修把裙摆提起来一点,朝着地上已经堆了不少雪的梅园走去

是红梅。他顺手掐了一朵,记得小时候母亲冬天的时候会去园子里摘一小篮红梅,然后分封进坛子里,灌满蜜,过几天再取出来,安母会各给自己和安莉洁一小碟,那个滋味是寻常蜜糖比不了的,只是可惜今年吃不到了……

安迷修想得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

雷狮本不喜欢这种面上假笑的宴会,仗着金不想对他怎么样就根本不来了,可他今天多喝了点酒,还不想回王府,就拿着酒壶在这偌大的宫中瞎晃,不过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地方,他再怎么不省人事还是能辨认出哪里是哪里

眩晕感一下子涌了上来,雷狮扶着一根柱子缓了会,一抬头,那一片红梅构成的花卷中出现的一个的靛青色背影显得格外突兀。雷狮的脚比他的脑子快,跌跌撞撞的就走了过去,再靠近安迷修的时候,他低头看到了手旁一束斜而出的梅花枝,笑了笑把它折了下来,像个小孩子一样把它伸向安迷修,直到那人被脸颊上突如其来的冰凉惊到,雷狮觉得好玩极了,扯住他的一只手伏在他耳边说到

“哟,这是哪家的漂亮宝贝啊?”

混杂着些许浑浊酒味的气息扑在自己耳边,从未经历过情事的安迷修耳朵上那块地方红扑扑的,雷狮看着觉得可爱极了,可爱的想让他咬上去

然后他就真咬了

像是野兽一般的尖牙咬上安迷修精灵耳的尖端,那块被撩拨的红扑扑的地方被雷狮不怀好意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真的像是一只有野兽特征的大型猫科动物

安迷修被他这个举动惊得身体一软,倒在了雷狮身上,在接触到被毛茸茸的斗篷捂热的胸膛,他像是触电一般想跳开,被玩完他耳朵的雷狮眼疾手快的抱住

平时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喜怒无常的摄政王大人,此时面对这位“安妃娘娘”,居然咧开了嘴露出一个清醒的他绝对不可能会有的笑容。有些冰凉的手往安迷修身上游走,没有预兆猛的掐了一把他的腰,后者被腰身上突如其来的温度一吓,下意识的推开雷狮退到他几步之外,一只手捂着刚才被掐的地方看着雷狮,像是在看什么死变态

被推开,怀中没有软香暖玉取暖的雷狮竟不怎么生气,还是那样笑眯眯地道:“你这安妃娘娘当的可真舒坦啊,胖了几斤?安公子。”

雷狮这回叫他的时候,尾音上挑的厉害,像是在念情人的名字,安迷修人生中的前十八年也没少被人叫“安公子”,可是就雷狮这么叫,他竟生出一种想要雷狮像刚才那样尾音上挑地叫他真名的这种荒谬的念头

安迷修那一瞬间,觉得那三个字透过他的胸膛,穿过他的血与肉,像一片羽毛轻轻的敲在了他的心上,却激起一片涟漪

“安……安什么!我我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可……”后知后觉,他才反应过来那三个字的意思,开口想要否认,却被那人一句话乱了心神,剩下的话乱成一团堆在脑子里

他抓住安迷修的手,狠狠将他往自己这边一拉,下一秒两人的脸就处在一个十分暧昧的距离

“其实啊,选秀那天,我早就知道是以前哭着喊着说要嫁给我的安—公—子了”

雷狮似乎故意放轻了声音,又刻意把尾音拖到令人生厌的长度,就是想吓吓这个不知好歹进宫的傻子

至于有没有那回事……这可是个秘密

或许现在在往安迷修耳边吹气的雷狮不知道,现在他说出来的这一句话,可是在几年后给他避免了一场只要去了等到的人就再也等不到的战争

不过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如今二十岁的雷狮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把喜欢的那个傻子藏到自己被窝里

明天不把美工刀扔了我就再被它划一回

【雷安/论坛体】一人血书新希望给校裤加松紧带!!!

​★ ☆ 有一部分为真实经历(就是裤子只买大了一号却还是往下掉的那里)

★ ☆ 雷安 不拆不逆

★ ☆ 勿ky 看的开心就好

★ ☆ 一句话卡埃

★ ☆ 精分写了3k

写到后面完全忘记标题的存在

——————————————————

凹凸高中论坛》》生活区》》一人血书新希望给校服裤子加松紧带!!!

1L 楼主

新希望再不把校裤加个松紧带我就不穿了!

2L 相信我考试前摸嘉嘉最有用

楼主说出了大家的怨念,其实我们也想吐槽新希望很久了

3L 嗝儿瑞的校园清纯不做作小娇妻

楼主是凹凸高中的吧,不是不穿校服一进校门就凉凉的吗?

4L 楼主

所以不穿校服是不可能的事了T﹏T

5L 人间不值得

因为这贴名字进来的路人弱弱的问一句,不是只有凹凸初中部才是穿新希望,高中部不是有专门定制的校服的嘛?

6L 秋姐美如画

楼上的,这是我们一辈子的痛

7L 转发这个生气校长丹尼尔有奖

我来解释一下吧……校长在开学前大家都买好校服看到校服好好看很高兴的时候突然说,要把高中部和初中部的校服统一这样才美观,然后我们在开学前一天在店那里排了一万年队才买到校服(*꒦ິ⌓꒦ີ),本来看到那么多人就不想去排队的了,可是不穿校服下一秒就会死的啊啊啊

8L

捕捉楼上高中学姐!顺便问问学姐哪个年级几班的

9L 楼主

歪楼了歪楼了

10L

楼主不妨说一下自己是怎么被新希望坑到的?毕竟他家的裤子……咳咳大家都知道的

11L 楼主

是这样的,因为我去买校服的时候我的那个码已经没有了,所以我买了大一号和大两号的裤子,回来试过以后发现长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注意到裤子因为太大大了往下掉,就这么穿着去学校了。那天开学第一天有那个开学典礼,我们排好了队就在下面听校长讲话,我低头一看发现裤子掉下来一点点我就想伸手扯一扯,结果站在我身后的(跟我关系不太好简称他为L)L就一把抓住我正要把裤子往上提的手,然后!!!!!他凑近我说,要不要他来帮我提裤子,另一只手还掐了把我的腰!!!!

12L

楼主手速惊人

13L

等等这确定不是狗粮区!!!

14L

沃日……太几把gay了吧,L莫不是对楼主有意思

15L

我也这么觉得,诶楼主L长得帅不帅啊

16L 楼主

帅是帅,但是帅能当饭吃嘛!!而且你别看他帅,跟他相处久了之后就会发现他真的非常,非常恶劣!!!我当初入学的时候跟他交朋友还以为他是那种颜高性格好的学霸,结果现在我不是天天被他整就是在被他整的路上气死我了!!!!!!!

17L 

哇哦,楼主看起来和L很亲密的样子

18L

那么多的感叹号楼主是真的对L气到疯了啊

19L

只有我觉得相爱相杀很好吃嘛?

20L

感觉经楼上一说我现在去看楼主发的那段话都觉得一股gay味……

21L

歪楼了各位

22L 楼主

我接着说,那次过后我就有点刻意的离L远一点,可是有一节体育课,要做仰卧起坐……我和他分到了一组……

23L

请问楼主哪个班的!我想下课去扒窗户吃粮!

24L

不行了我现在看楼主发的什么都觉得一股gay味哈哈哈

25L 楼主

我跟L剪刀石头布输了,于是就我先做,在躺下之前我还把裤子往上抽了抽就是怕L干点什么,他坐上来压住我腿之后我就开始做仰卧起坐,一开始还好好的可是!!!好像是第二十个的时候我坐起来L突然一把抓住我抱住头的手还不放开了,他手劲大我挣不开就跟他好声好气的说让他放开我,结果这b居然不放还用另一只手摸我腰?!还说什么我腰真细?!!!!

我当时就想把手挣开扇他一巴

26L

L好像真的挺喜欢楼主的啊……还是说只是感兴趣?

27L

上面的闭嘴这就是爱情!

28L

我也觉得L好像对楼主有意思啊,楼主你再说说L的事?

29L 楼主

你们别这么说……我和L其实a#_akxhqi~k,oz

wjbakzn

#

30L

楼主去哪了?

31L

不会是这个帖子被L发现了吧?

32L

诶这么一说真的有可能啊

33L

难道说待会就可以吃粮了?!(高兴)

……

60L

QAQ我们刷了那么多层楼了为什么楼主还不出现啊

61L

对啊楼主去哪了

62L

不会被L给……(你们懂我意思吧)

63L8

口意

64L

62L思想龌龊但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啊啊啊

65L 转发这个生气校长丹尼尔有奖

大家我是刚才的7L的学姐,出大事了!L他之前在学校外面惹上的几个小混混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混进来找上L了,那节课他们班正好是体育课解散之后L就一个人走了,那个时候我在图书馆帮忙整书结果就看到那几个小混混朝着L的方向跑过去了,而且趁着L看不见拿着钢棍直接朝他背上狠狠一砸QAQ,L那个时候往前仓促了几步回头看见是那几个小混混就跟他们扭打在一起了,楼主刚刚看见就扔下手机跑过去帮L了,可是那些小混混有五六个,我看到之后就马上上楼找校长了,在被校长问完话的时候听见外面一位路过的学妹学妹说混混解决了但是他两都进校医室了有没有人可以帮我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啊(*꒦ິ⌓꒦ີ)

66L

67L

怎么会除了这样的事啊啊啊希望两个人都好好的有没有人凹凸高中部的赶紧过去看一看啊啊啊

68L

啊啊啊我是高中部的可是老师拖堂了我只能偷偷玩手机看着你们的信息了啊啊啊希望他们都好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69L

我只想问一下那几个小混混抓到了吗居然敢打我们L总不想活了吗!

70L

跟凹凸学院不在一个城市的哭了,希望他两都好好的啊

71L 白马王子都是gay

!!!!我是高一的我已经在校医室门口了我看到他两了大家别急!!!里面只有两个人就是他们,L脸上挂了彩身上也有好多伤,楼主手臂好像脱臼了校裤撩起来我看见了好多淤青QAQ不过都好好的啊啊啊他两还像没事人一样吵架拌嘴

72L

太好了都没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73L

高三老学姐被问完花之后想去看看他们QAQ

74L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然后我这是又吃了一口粮?

75L

(这楼好像彻底歪了救不回来了)

76L

我也觉得啊,你看楼主自己都说和L关系不好那怎么还在他出事的时候扔下手机去帮他呢?

77L

我现在不仅觉得L对楼主有意思还觉得是双向暗恋

78L 楼主

我对他有意思还用你说?我还以为他开的是什么贴呢原来就这种啊

79L

不不不自然不用……等等楼上不是楼主吧!

80L

这语气我觉得更像……

81L

L?

82L

真的是L嘛还有还有我这是看到了表白?!!!

83L 楼主

别看了劳资早跟他说了

84L

大家好我是那位跑去校医室门口的高一狗我刚才看到有人拿着楼主的手机过来结果L一把抢了过去不知为何打开了指纹锁然后就开始笑……楼主跑过去抢结果弄到手疼出声了L就马上抱到自个怀里安慰……还有我是不是该跑了

85L

这是成了吧,这一定是成了吧!

86L

我不管这一定是在一起了!!!

87L

我好像知道这两位是谁了……之前他们两个一起打架的时候好像那栋楼没课的都出来围观了

88L 楼主

说出来你就死定了

89L 楼主

还有@白马王子都是gay,艾比你怕不是皮痒找抽了?!之前就觉得怪怪的往窗户外面一看果然是你。怎么?自己弟弟被我弟弟拐了不高兴就想来搞我和安迷修?!我和他在不在一起还不用你管的,而且现在我和他已经在一块了你更不用管了

90L 白马王子都是gay

我靠掉马了,那这样的话我也不建议再抓一个熟人出来

91L 白马王子都是gay

@转发这个生气校长丹尼尔有奖 

凯莉你是不是看到我掉马在屏幕前偷笑呢?!

92L 转发这个生气校长丹尼尔有奖

嘁,本小姐至少有人陪,你个不仅贴身保镖安迷修被雷狮抢了,连弟弟都被雷家的抢走的说什么说!

93L 楼主

事情终于解决完了在下回来了

上面的两位小姐姐你们在干嘛?熟人互掐现场嘛?等等还有你们掉马不要拉我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下还是要脸的啊啊啊啊

【雷安】真话

​是因为一句话有的脑洞 刚开始想到的时候和现在写出来的差蛮多的

不算长

*我流ooc

*雷安 安安以为单箭头但其实雷狮已经无意识的喜欢上他了

*不多说了知道你们也不喜欢看

*很糙 很糙 很糙 勿考究

——————————————————

『各位参赛者们早上好,现在发布一条重要通知,大赛接下来会对一部分参赛者投放病毒,被感染的参赛者会在说完三句真话后被回收,感染是随机的,而且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挣救被感染者』

裁判长鎏金色的眼睛仿佛是无机质的宝石,创世神没有感情的造物,此时他的声音回响在凹凸大赛的每个角落

『那么,就祝各位没被感染和被感染的参赛者,好运』

安迷修记得自己是早上很早的时候就起来的,一睁开眼,丹尼尔的声音钻入他的耳中,字字都让他觉得大赛这是太tmd丧心病狂了吧

他突然开始惋惜那些被感染了的小姐姐们

不过就算没被病毒感染,那些女性参赛者们也几乎不会看上安迷修

他叹了口气,一边感叹自己的人生中就此没有了小姐姐,一边下床穿衣喷发胶。喷完发胶又是一条好汉(划掉)好骑士

安迷修提着凝晶流焱出门逛了逛,发现平时最热闹的凹凸大厅现在都没见到几个人。看样子今天又见不到小姐姐了,他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直到抬头看到那家咖啡厅的招牌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进去看看吧。安迷修抱着这样的思想,把冷热流收了回去,推开门探出脑袋张望了几下,发现里面的人与其他时候差不多一样之后走了进去

这里地方大,二十几个参赛者零零散散的坐在里面看着也没有多少人,安迷修左右看了看,在一个靠窗的桌子旁找到了熟人,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小跑了过去

埃米今日没有跟在艾比身旁,留她一个人在这里,这点安迷修觉得奇怪。他走上前拍了拍艾比的肩

她被这轻轻一拍吓到了,猛地一转身发现是安迷修,凌厉的眼神这才柔和下来

安迷修提起了嘴角,想要像平常一样跟她打招呼问好,开口的时候却被艾比抢了先

“呆头骑士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很怪?就像那些感染病毒的人一样”她说话的语速很快,安迷修差点没听清她在说些什么,末了她又补上一句:“至少我看起来是这样”

安迷修被她这话说的有些懵,把自己全身上下看了个遍之后发现没什么问题。艾比此时眉目却凝重了起来,她绕着安迷修走了几圈,最后坐回椅上郑重其事的说:“恭喜你,安迷修,你成功成为了这凹凸大赛里第……吧啦吧啦个感染病毒的人,你现在别说话,认真的”

安迷修最终还是对这个巨大的信息接受失败,愣在原地一会儿,然后眼神呆滞一屁股坐到了后面的沙发上

艾比此时也挺伤心的,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免费保镖居然又是一个被感染者,她端起桌上的苦瓜奶茶喝了一小口,又开口:“行吧,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你想干什么?这三句话你得好好用啊,你不用对我说什么的,我已经听过了”

安迷修的双手捂住了整个脸,艾比以为他还没有缓过来,又想安慰他,这时安迷修的声音传了出来,闷闷的

“艾比小姐……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其实吧……在下喜欢雷狮啊”

“啊?!”艾比惊得差点摔了奶茶,后来一想就只剩三句话他此时说的一定是最重要的,也慢慢接受了看起来很直其实弯成铁丝球的安迷修的出柜

但她还是沉默了一会

“这应该是第一句吧?还有两句话……其实你撒谎也行的,你去找雷狮吧”杯子里最后剩下了残渣,艾比盯着看,安迷修唤了她几声无果,想着自己也没多少时间了,就走出了店门

艾比还在里头坐着,不知有没有再要一杯

安迷修一出店门,这上天就给了他一个大礼包。雷狮在对面。

这可能是上帝在临死前给他一份礼物让他开开心心地走?安迷修无力地想着,身体很自觉的召唤出双剑朝雷狮那边跑去

雷狮早就发现了他,推开那个早就死透的鶸,安迷修跑过来迎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嘲讽

“哟,这不是安大骑士嘛,今天不来惩治我这个恶党了?”

“……”

“啧,今天你是又被哪个女的拒绝了多少次,还是发胶抹少了?”

“……”

还是不说话。雷狮觉得这样无聊的很,若是平日安迷修这样他定是要好好嘲讽上几句的,可如今就好像他在演独角戏,无趣极了,转头就要走

安迷修低着头,仿佛在发抖,也不管雷狮听不听得见,总之就是吼出来了一句话

“雷……雷狮,我一定是全天下最讨厌你的人!比谁都讨厌你!”

雷狮能被他这句话唬到嘛?他转头又赏了安迷修一句今天是不是只抹发胶不带脑子出门,也不管安迷修会怎样转头就走了

他走出去那么远,也没有听见安迷修拿着双剑追上来的声音,却好像听到了哭声。该不会是这傻逼骑士哭了吧……雷狮猛地回头

一个人都没有

他嘟囔了一句奇怪,扛着锤子朝前走,希望能遇上一个与他实力匹敌的对手,例如嘉德罗斯和格瑞,痛痛快快的跟他打上一场,今天安迷修的古怪已经让他十分不耐烦了

结果走到黄昏也没见到几个人,广播倒是一个接一个的报谁谁谁死亡被回收了

雷狮依旧吊儿郎当的走着,前面是一个悬崖,他突然在悬崖底停了下来,因为上头站着个人

安迷修

悬崖下面是海,可以致死,雷狮也不相信安迷修会是那种自杀的人,不过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呆头骑士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安迷修面向雷狮站着,太阳在他身后一点点的往下沉,黄晕打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的身形有些模糊

“雷狮!”他的脸上有一些晶莹的东西,被点名的雷狮不知道他喊这一句是干什么,可是他就是感觉心里难受的慌,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一样

“雷狮,我爱你啊”

毫无预兆的,这几个字从他的嘴里蹦出来,雷狮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惊讶,就看到安迷修脸上带着一种事情交代完了他可以走了的表情,似乎整个人就要被他身后这巨大的光轮吞噬了一样。他在往后倒,他伸出了手,他的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雷狮不要命的往上跑去,似乎晚了点就会彻彻底底的错过安迷修,他吼着,吼着安迷修的名字。他想拉住他,并不是要拥他入怀软声细语安慰,而是要狠狠地一把抓住他的领子问他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雷狮跑上去没有多长时间,他跑到一半就停了,他没有抓住安迷修,无论是手还是领子。雷狮的眼睛依旧充满着不可置信,不敢相信安迷修居然就这样没了,哪怕广播里已经传出大赛第五因病毒已被回收,他还是面部狰狞的吼着

“安迷修!安迷修你出来给我解释清楚!你不是跟我说你讨厌我吗?那为什么现在又……安迷修!你哪句是真……”

“都是真的”

女孩微弱而又颤抖的声音从雷狮背后传来,他呆呆转头,看见了一路尾随过来已经哭红了眼的艾比

“都是真的……他的哪句话都是真的,他跟我说他喜欢你,说讨厌你,说爱你……这些都是真的”

艾比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

​“他讨厌你,却比讨厌你、更爱你”

很糙很糙了(x  

我有点对不起大家

关于艾比还有一个伏笔,是埃米的

我好差劲我好差劲我好差劲

因为没带钥匙拎着那么大一个书包在楼下坐了一个多小时,一瓶可乐还没喝完,准备滚去上学了

安迷修一大早被刚晋升为家庭主妇的姐姐从床上叫起来,半个小时后被她强拽出家门美名其曰“给家里添点东西”来到了商场

他不怎么爱逛商场,但是皮糙耐操还基本不会拒绝家中女性的要求

于是安迷修很荣幸的成为了安家姐姐逛街时专门提包的

安迷修被他姐姐揪着进了一家内衣店,抬眼看到这些东西的安迷修一下子羞红了脸,正打算悄悄咪咪的退出去,一双手摁住了他后背

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说到:“你腰好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