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点开看看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评论会看但是不会回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事实证明b站比老福特更玻璃心
(不要看下面那堆东西取名废哭了好吧)

【雷安】雷狮你丫的再摔坏我东西试试看!

*是美妆博主安哦

*ooc 

*交往同居前提

我一直想看看安迷修一边给邀请到直播间来做嘉宾的主播化妆一边不由自主的小声吐槽这个人的肌肤好差啊和雷狮差了远了为什么画个眼线你眼皮一直抖抖抖抖啊我给雷狮化妆他都安分的很的

大概就是上面那样(本文没有出现)

————————————————————

一天下午,某站著名美妆博主安迷修摆好摄像头,调整好心态打开直播间,打算用笑容来迎接看直播的小姐姐们。直播间开了十分钟,再加上安迷修之前在微博发的通知,安迷修见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打开化妆盒拿出眼影盘打算开始讲解

然后

“卧槽谁摔碎的我的眼影,这tmd可是那家的限量款啊,现在已经买不到的啊,到底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

弹幕里难得没有调侃安迷修,而是开始认真惋惜安迷修碎掉的那盒眼影

“心疼安安啊,这家的眼影当初限量就只有那么点,好不容易抢到了还没用多久就被人弄碎了”

“什么?!安安居然买到了那家被说是不光少还像是有不少黑箱的眼影!我当初通贩一开始就开始点点点可还是没有买到嘤嘤嘤”

“上面的上个世纪的吧,安安这盒眼影买回来都快两周了”

弹幕的安慰再多,也抵消不了安迷修的怨念,他捧着眼影的盒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此时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后就是门被打开的声音和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安迷修你是遇上鬼了嘛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还带着点不耐烦

安迷修从失去绝版眼影的哀伤中脱离出来,抬头看看雷狮,再低头看看碎掉的眼影,似乎明白了什么,把眼影残骸随手放在地上就跑过去掐着雷狮脖子要开撕

殊不知弹幕已经炸开了花

“什么?男人的声音!安安背着我们在家里藏男人了?!”

“楼上的话不要说的太满,说不定是室友呢”

“楼上的你别毒奶一口我害怕”

从他们的角度,只能看见屏幕右侧垫着脚掐雷狮脖子的安迷修头以下的地方,雷狮的身影被几乎趴他身上的安迷修遮了个大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雷狮你跟我说是不是你弄坏的我的眼影你说!”安迷修踮起脚,努力让自己和雷狮平视

“你放地上那盘东西?我有天不小心坐到了”

“什么?真是你做的!啊啊啊雷狮我告诉你,离婚!”安迷修晃了晃雷狮,发现晃不动就松开他的领子跑外面去了

“!!离婚,这是不是代表安哥已经背着我们和这个野男人结婚了!”

“楼上的不要说出来啊啊啊我碎成一地的少女心啊啊安哥女友粉伤不起啊”

“卧槽难道只有我听到了小哥哥的名字?”

“楼上的带我一个”

“好像叫雷什么……什么……”

雷狮走过去,脸凑在摄像头前:“雷狮,雄狮的狮”

放大的俊颜让之前还在屏幕前诅咒雷狮的安迷修难得一见的女友粉纷纷少女心泛滥并且发出了土拨鼠尖叫

他顺势在电脑桌前的椅子坐下“还有,我可不是什么野男人,你们安安早就在一年前和我结婚了”还怂了怂肩,表示自己很无奈

还没等弹幕再一次爆炸,雷狮啪的一下就扯掉了电源线,电脑屏幕瞬间变黑

“诶呀,忘了说了,他是被人压的那个”

第二天,“知名主播安迷修昨天直播竟爆出和陌生男子已结婚一年!”这个标题刷爆了某站的论坛

点进去一看,大多都是说安迷修怎么就和野男人结婚了嘤嘤嘤这样的帖子,不过也有一瞬间接受现实并感叹安迷修终于出嫁的清水贴

总而言之三句不离安迷修已经结婚这事啦

一天下来,由于雷狮的帅脸加持,论坛上那些传说中的安迷修女友粉都在莫名其妙出现的cp粉给带歪了,成为了新一代扛大旗的cp粉

安迷修再次打开直播,弹幕里再也没有了说他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手好白这样的弹幕,取而代之的只有一条

“安哥安哥你把你老公带出来给我们看看呗”

安迷修很难过,安迷修很心塞,他是不懂雷狮是用了什么法子让自己的粉丝全部叛变到了他那边,然而雷狮什么都没做

他强撑起微笑:“各位小姐姐们,雷狮他今天去上班了,不在家。还有,他已经答应过我不会再弄坏我的妆品了,今天的直播应该会很顺利的”

弹幕的话题又开始渐渐转向安迷修昨天那盘眼影,安迷修没有看到雷狮二字,笑吟吟的打开了化妆包拿出一盒粉底

打开

“雷狮!!!!!”

半小时后,一位前台小姐看到了自家总裁夫人眼睛里冒出诡异的红光像要杀人一般冲了进来

得知事情后的卡米尔:喂大哥吗大嫂还有半分钟……哦不十秒钟到你办公室

【雷安】雷教官今天也在骚扰学生

连载明天更、明天更

百fo感谢

其实雷狮骚扰的只有一个,在其他学生之间的传闻里他就是魔鬼中的魔鬼

教官雷×学生安   是军训时候发生的事

是没头没尾傻屌文了

自己爽,勿考究

————————————————————

安迷修,凹凸高中一年级新生,应学校的要求和其他新生去军事基地军训一周

这对于身高体壮有上进心的中二青年安迷修来说,这是一次心灵与身体的淬炼之旅,是真正的好事。于是,怀着满腔热血的安迷修收拾好背包登上大巴车,经历两小时车程之后到达目的地,安迷修作为新生代表、大家可以随便发好人卡的真·助人为乐的好学生,第一个下了车,然后……

谁来告诉他这帮穿着军服拿着高压水枪带着一脸坏笑面对着他的人是谁啊!!!!!

安迷修很不解,安迷修很绝望

此时,那些看样子要杀人的那帮人里一看就是头头的紫色眼睛的人做了个“开始”的手势,安迷修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打开水闸水枪里喷出水再全部喷到自己身上这一个可能其他人一生都不会经历的精彩的过程

重要的是,他们除了那个紫色眼睛的头头、拿水枪的,居然还有几个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跑到他身后关上了大巴的车门,让剩下的学生出不来,只留安迷修一个人在外面承受这“酷刑”

安迷修:弱小,可怜,又无助

从无数把水枪里喷出来的水柱都聚集在一人身上,安迷修下意识的双手护住头,可是这样就把他身上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全部淋湿,淋湿的白衬衫紧紧贴在蜜色肌肤上,若隐若现的令人遐想

安迷修保持着双手抱住头视线受阻的姿势,好不容易在满天水花中凭着意念直起身来,像是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当然,他看不到自己冲的方向是向着谁的

安·为了不知名的中二信念往前冲·迷修“哐”的一声撞上了那个导致他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因为强力水压而在一瞬间就被淋湿焉下去还在往下淌这水珠的棕色头发贴到那个人一丝不苟半点水都没沾上的军装上,在胸脯正中央印上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水印,强大的冲击让安迷修直接把他推倒在地,然而安某人还埋在人家胸口在心底暗暗窃喜自己刚才的举动待会会受到多少女生的芳心暗许,直到那个人重重的推了他一把,然后安迷修就感受到两只手被什么东西绑了起来,之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再睁眼,安迷修即使被垂下来滴水的头发挡了一大半的视线也看得到

自己TMD现在是在被一个男人捆了手扛着啊!!!!!!!

“靠!你谁啊,赶紧把我放下来!”安迷修努力的挣扎着“呃啊你把我手给解开!”

扛着他的那个男人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拍了拍他的屁股,在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弹了两下后,安迷修知道如果自己再挣扎这个男人就不会给他好脸色看。那个男人似乎对安迷修死鱼一般的回应和不在挣扎感到很满意,说到:“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告诉你”

“本大爷是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这次军训的教官雷狮,刚才的只是考验一下你们在突如其来的危险境地的自救反应,是为了你们好,结果你们给了我这样的答复,你觉得我会开心吗?!”雷狮似乎带安迷修走进了军事基地,安迷修在他颠颠簸簸的同时也看到了远处应该是操场上一队队正在操练的军人

“什么!你说刚才那么多高压水枪是为了我们好?我死都不信。还有,你马上把我放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行李还在大巴上的弄丢了可怎么办啊!”安迷修开始猛烈捶打雷狮的后背,似乎把扛着他的这个男人当成了沙包,可貌似他并没有看到不远处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们的女教官

雷狮被他这一招弄得不耐烦了,用同样的手段让安迷修安静了下来,说:“瞎嚷嚷什么呢,你刚才那一头水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现在要去洗澡换衣服”之后他就没再开过口

“等等,你去洗澡干嘛带上我啊!你想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教官强行体罚学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后安迷修被雷狮拖进了他专属的浴室里,至于发生了什么……这或许就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安迷修的同班同学再一次见到他,是晚饭后

当时整个饭堂的眼睛都齐刷刷的汇聚到了穿着一身明显大了一号不合身的衣服头发擦是擦干了但是因为没了发胶焉下来只剩根呆毛还挺拔一脸受了很严重惊吓小媳妇样的安迷修身上,安迷修本人倒是没有太大表示,保持着那个表情经过饭堂到宿舍楼,根据雷狮给他的钥匙幸运的找到了自己的寝室。雷狮告诉他他的行李已经有人拖到寝室去了,安迷修这才带着一丝高兴的,虽然表面看不出的神情打开了宿舍门

下一秒,他看清了靠在飘窗上衣不穿似乎在凝视着远方的人

他的那一丝丝高兴消失了

安迷修唰的一下摔上了门,靠在门板上像流量小花演戏一样瞪眼喘着气

woc来个人告诉他为啥雷狮在里面啊!这不是学员宿舍吗,他一个教官来这干嘛!

待自己心情平复一点下来后,安迷修靠着门板往下滑,就打算坐在这里思考人生,安迷修感觉有什么东西磕到了自己脑袋,就撑起身子回头一看,是一个钉在门板上的金色牌子,上面几个大字

教官单人宿舍

410

安迷修:……我日了哈士奇mmp的

既然牌子上写着的都可以说明一切了,安迷修也不想进去和雷狮理论一番,谁知道进去后自己会不会就出不来了呢?他往楼梯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打算边走边想自己今晚住哪东西怎么办,丝毫没有注意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开的门缝里伸出来的手

当安迷修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被那只有力的手拖进屋里关上门并被它的主人抵在墙上看表情就仿佛要狠狠日他一顿

安迷修不懂,安迷修很怂

安迷修经历早上那无数高压水枪对着自己喷水之后对雷狮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现在被他扯着领子抵在门板上自然很怂,怂到半张脸都缩到衣领里面,悄悄咪咪以为雷狮看不见一样瞄了他一眼

雷狮倒是被他这一眼逗笑了,直接把安迷修整只都给抱了起来

“你陪我一晚,明天不用起大早去站军姿,怎样?”看样子是让安迷修选择,可是雷狮已经把人放床上就剩压上去了



其实我本来想写的还有很多,但是我懒就没写(你还理直气壮哦)

雷教官在我脑子里剩下一半剧情里是真的皮,皮出天际的那种

评论里有人说想看后续那就等几天吧,最快速度一天一更,明天说好的更连载,后天分班考没时间

老家有小宝宝出生了,是小妹妹~取名叫安然
原谅我听到名字的时候想到另一个人身上去了

我今天做了个梦

梦见我在凹凸大赛里成了一个旁观者,然后看见了雷狮在对安迷修动手动脚,可是到激动人心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候

我醒了,而且梦里的雷安场景一点都不记得
我sibsiahdoshaoqjqk

【雷安/古风pa】皇上!摄政王在殿外求娶安妃娘娘!(二)

我又来搞事了

其实我本来想狮哥没那么快出场的(小声)

既然写都写了那就让安哥早一点见到他的老攻吧

我还是很弱

其实我还挺想让安哥叫雷总“雷哥哥”的呢,可是这不OK

————————————————————

龙椅上的金看到来人,差点兴奋的蹦起来:“堂兄!你来这干嘛啊”然后走下来绕过安迷修直冲着雷狮去,看都不带看安迷修一眼的

不过这样也好,安迷修心道,只要皇上不在意他不在意他完了之后就只会给他一个不起眼的位份,然后把他抛在一个偏僻的宫室里再也没召见过他,从此安迷修就不怕被发现了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雷狮那双眼睛一直在安迷修的身上扫来扫去,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他戳出个洞来。安迷修被他这样盯着有点心虚,如果被身后站着的这个男人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他平白的生出几分冷汗来

这时,一只手闯入安迷修的视线,像恋人一样温柔的擦去他脸上那几滴冷汗,那只手中指上带着的宝石戒指冰冰冷冷的,碰到安迷修脸上他吓到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皇上,不如就给安小姐一个妃位吧,早早听闻安小姐喜静不远住太吵闹的地方,不如就住到清晏宫,那地方人少”

寥寥几句话,就决定了安迷修之后的去留。那只手还在他的脸颊上拍了拍还有意无意撩了下他的下巴,指甲触碰到皮肤的冰凉感觉让安迷修现在只觉得浑身泡在冰水里,连心都是凉的

他战战兢兢的抬头去看,雷狮此时刚好回过身来,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瞄了安迷修一眼,之后又对金说道:“时候不早了,接下来还有许多秀女,皇上臣先走了”

还没等金开口,他就长腿一迈出了殿外

安迷修几乎是瘫坐在地上,接着被后面的小太监搀扶起来,金和旁边的太监低语了几句,那个太监就满脸堆笑的走过来说要带他去自己的住处

他没有说话,但是知道说不说话都一样了,因为刚才那个男人——摄政王雷狮的那几句话,他或许就要带着暴露的风险在这深宫里带上一辈子

雷狮顶着一众秀女爱慕的眼神回到了马车上,车上本来坐着的男子见到他回来了,把手中的糕点放下了:“大哥,您去那里是要……”

雷狮靠在靠背上,双手垫在脑后眯起了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休息的狮子,暂时无害的外表使人们都忘记了他撕咬猎物的残酷模样:“没什么,只是遇见了一个想见的人而已,回去吧,我记得府里还有事情没做完”

卡米尔也没再说什么,应了一声就重新拿起小几上的糕点慢慢品尝,马车也开始驶离宫门外

他走了,可安迷修还在宫里

那个太监带着他左拐右拐,还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给他讲这宫里哪里哪里好,哪里哪里不可以去,哪位妃子娘娘心狠巴拉巴拉的,听的安迷修耳朵都快起茧了

终于,等那个太监不再跟他瞎嚷嚷的时候,安迷修今后的住处清晏宫到了。他实在是不想看那个太监谄媚讨好的眼神,随意打赏了些银两就让他走了,安迷修这才叹了口气,拎起裙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这里都挺好,应该说什么都好,作为直接在选秀那日被封为妃位的秀女,这里的一切都是好的,甚至一条裙子,内务府都要把所有好看的颜色都做出来一条,然后让安迷修来挑一条送到他宫里

然而安迷修十分心塞,让自己一个大男人整日对着女子衣裙挑挑选选,还要往脸上扑那些个脂粉,而且他又不能不穿,于是他每天都是以一种郁闷又绝望的心情渡过的

安迷修觉得自己迟早会得心肌梗塞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这后宫里添了不少新人,像是什么毓秀宫的瑞嫔,春熙殿的庄贵人,玉轮堂的康常在……这些安迷修都远远的瞧过几回,不要误会,他都是在凤鸾春恩车经过清晏宫门口的时候,从窗口偷偷看一眼,无意中从飘起的帘子里看到的

这大半年来,安迷修几乎窝在了宫里不出去,原因是金从没召见过他,而他也不想出去惹事,就这么一天天的在个地方发霉。宫里的吃食把安迷修养的白白胖胖的,原本有些消瘦的脸庞如今捏上去已经有几分小肉了

不过嘛……安迷修从刚才侍女端进来的盘子里捻起一块糕点,金也不是只不见他一个人,实际上他一个月都不来后宫一次,一门心思扑在朝政上,还天天招那位嘉德罗斯将军去御书房,一呆就是几个时辰,说是什么商讨大事

这宫里比他位份高的人多了去了,这里的事自然不用他操心,安迷修噎下那一块糕点,翻了个身正想拿第二块,就听见一个宫女在外头喊道

“安妃娘娘,皇上派人来传话,说让您收拾一下,然后去参加元旦家宴!”

他手里的糕点“啪嗒”一声掉了下来,落在织锦的马面裙上,糕点沾着的糯米粉弄脏了布料,一件裙子就这样报废了。安迷修心不在此,甚至还没把衣服上的粉末弄干净,就急急忙忙的冲到殿外,拉着那个传话的宫女问清楚

“你说什么?!”被他扯着肩膀的宫女显得害怕急了,全身都在抖,安迷修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也觉得现在这样不好,于是放开那个宫女,拿出手帕擦干净裙摆上的脏东西

“行吧,我…本宫换件衣服就去,轿撵备好了吗?”

“回娘娘的话,都好了”

安迷修背对着她走进了寝殿,脸色十分难看,心底因为刚才说的那句话恶心,不过恶心归恶心,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安迷修随手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新的裙子,换上之后妆都不画一个就走出去了

见他出来,外面的宫女马上迎了过去:“娘娘,您今天……不上妆吗”

安迷修被她搀扶着上了马车:“画什么,一会就回来了”

听他这个语气,宫女也没再说什么,老老实实跟在轿撵旁

————————————————————

写这个就感觉回到当年写玛丽苏宫斗小说的时候,然后又猛然醒悟自己写的是耽美

为啥子要在这里断掉,请看上面

不行越写我越感觉安安是那种玛丽苏小说里的女主,然后想到安安此时套着女装这个样子我就疯狂出戏

翻出了八百万年前的钢琴课本,想起了当初被这些东西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日子

【雷安】如果万粉写手雷狮谈起自己是怎么入坑的

【客服姐姐我求求你了我什么也没写我也没开车你别屏蔽我了好不好】

啊啊啊,大概是双写手那篇文的后续,但是不是一个时间线,应该是在两人公开关系后不久海骑圈内的活动

就开一个直播间是邀请各位太太来,然后说说当初自己是怎么入海骑这个坑的,如今看到海骑三次成真了有什么感受

是雷安——安安在文最后面出场的雷安

是直播体!

由于狮狮是海骑圈内几乎是第一位写手这样的存在,于是他发言的时候其他被邀请来的老师都会安安静静坐小板凳的

评论里真的没猜错,狮狮就是☀马,那天安哥掉马直播里看的文就是狮狮写的(憋笑)然而这个事情安哥还不知道

有【】这个框住的是弹幕

————————————————————

“啊现在是轮到我们的心头白月光☀马老师发言了,大家鼓掌!”

“别叫老师,我很垃圾的”

雷狮的声音透过变声器,最终传到直播间这帮迷妹耳朵里的是没有感情的电子音,但就因为,如此她们才在脑海里越发起劲的脑补雷狮真正的嗓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马老师我爱您啊!!】

【表白老师!您是我的初心啊!我就是因为您才入的海骑坑啊啊啊啊啊啊】

【老师您不垃圾!您是神啊!!是神才能写出那么优秀的作品!不说了我要回去重新看一遍《背水一战》】

弹幕一条条的刷着,盖过了屏幕,这让雷狮想起了他第一次登上写手粉丝见面会的时候,一帮人在台下喊“海盗我爱你”的那个场面,也和现在差不多

雷狮拿过桌上放着的杯子,抿了一口里面的茶水,他低下头一看,才发现这个杯子上贴着的小马贴纸——这杯子是安迷修的

所以,他这是和安迷修间接接吻了?

“哪有的事,如果您是辣鸡,那我们岂不都是渣渣?”耳机里传出了声音,雷狮把安迷修的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那么……☀马老师您是怎么入的海骑这个坑的?”

这个问题雷狮没有过多的犹豫:“那次的官方粉丝见面会,我在那里,看到了他们两个互动,觉得挺甜的,就喜欢上了”

弹幕并没有因为雷狮简短的语句而停止下来,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感觉

【太太也是那场吸粉会入坑的吗?我也是啊,一边嫌弃一边帮人整理东西什么的太有爱了啊!!!!海骑我磕爆!】

【上面的,别叫太太叫老师,☀马老师早就说过自己是男孩子而且不喜欢别人这么叫他了】

【只有我的关注点是那场吸粉会老师也去了吗?难道说我曾经和老师擦肩而过?!不行了这种事情想想我就要死了】

【老师也是从这里开始喜欢他们的吗?顺便悄悄咪咪问一句老师是喜欢月榜前十的哪一位啊】

雷狮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那条弹幕里的最后一句话,眼睛一转给出了答案:“我啊……”

“如果我说我是雷狮粉,并且想日安的话,你们会怎样”

【不怎么样啊!老师我是雷粉我也想日安迷修的啊!!!是同党!!但是我怕被狮狮一锤子砸死嘤嘤嘤】

【一拳一个嘤嘤怪?】

【老师无论喜欢谁我都跟老师一起喜欢!】

【老师是从狮狮刚入网站的时候看他的书了吗?】

【上面的!我是从狮狮一开始就喜欢他的星空!看着他一步步走到现在还和安安在一起幸福美满我就想哭啊】

“☀马老师,我们开始下一个问题吧”

“请问,您对海骑三次成真了有什么感受”

雷狮突然有点想笑,问他和安迷修在一起什么感受?大概就是安迷修身子很软还比他矮抱起来方便干那啥事的时候也方便吧

不过上面那些他都不会说的

“当初安迷修直播掉马的时候我不在,也是后来看到粉丝的录屏和他们微博才知道的。感受吗……就是看他们一步步走到现在挺欣慰的吧”

“当初海骑还没人吃的时候,关于雷狮和安迷修的其他cp炒得满天飞,甚至当时最火的关于安迷修的那对cp还有脑残粉说他们是官配,私底下已经暗度陈仓在一起了,那个时候吸粉会还没到,还没人提过海骑这对cp,就算说我喜欢海骑也会被人说是邪教”

“不过我们都熬过来了,看到他们三次成真我心里不是想去跟其他cp的粉说什么我们才是官配这种话,我只想他们好好在一块幸福”

其实雷狮说这话,也是多多少少包含着他的一点心酸的,当初他和安迷修在一起,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公开,甚至两个人私下见面都少了,那次官方见面会是他和安迷修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展示他们的关系,只不过没人知道而已,后来官方故意卖腐,他们也顺水推舟的在大众面前秀恩爱,这是以前想都没想到的

接下来安迷修直播掉马,他们终于可以公开了

此时弹幕里已经炸成一片

【呜呜呜呜听老师这么说我也有感触了,当初海骑还是北极圈的时候有一对cp最火了,我们就只能守着一周都没有几个粮的tag过日子,现在终于熬出头看到他们两在一起了啊】

【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我也希望他们三次能好好的幸福下去】

【老师以后还会继续产粮吗?我看老师都好几天没发文了,没有老师的粮吃我要死了】

【楼上的!别乱立flag!】

雷狮摘下耳机,此时他已经听到了房间外的脚步声,笑笑道:“产啊,怎么不产,我还有好多好多想法没有写完呢”

随着木质门被推开,一个棕发青年进来,雷狮也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这辈子都要待在海骑坑底的”

弹幕嗷嗷乱叫的海骑粉还没来得及打字来抒发自己此时此刻想要土拨鼠尖叫的心情,雷狮就把把耳机甩到刚进来的安迷修身上,“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脑,然后转动椅子,面对着拿着个耳机一脸懵逼的安迷修

“今天晚上去哪吃?”

安迷修拉了个椅子坐下:“我下厨,满意了?”

“啧,你这双手炒起菜来不会把锅铲当做键盘使吧”

“雷狮”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雷狮伸了个懒腰

“我今天就要你见识一下这双手弑夫的厉害!”

其实雷狮在关掉电脑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对安安隐形的告白(x)

又被屏了,两次了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现在三次了!
老福特我跟你有仇吗

【雷安/古风pa】皇上!摄政王在殿外求娶安妃娘娘!(一)

是昨晚那个脑洞

古风pa 雷安  带嘉金玩(这章嘉金没出现所以就不打tag了)

私设双安是兄妹 安莉洁和金小时候在一起玩过几次

有年龄操作 安哥是原设年龄 雷总比他大一岁 

结局绝对是he

有时间的话会更

大概三四篇就会完结,然后一篇字数不定,可能一篇长到四五千,有可能短到一两千

我好弱啊!(仰天长啸)

————————————————————

凹凸一年,国泰民安,新帝登基不过半年,后宫位分有很多都是空着的,于是决定选秀

对于别人来说,这或许是个好机会,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宫里,说不定得宠了,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享尽荣华富贵

然而对于安府来说,这可不是个什么好事

现安府夫人郁曦,当初经历九死一生生下二小姐安莉洁,伤了根本再不能生育,她的相公又不肯纳妾,于是安府这一代就只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名为安迷修、安莉洁

安府的爵位不算高也不算低,安莉洁如今也是要入宫去的,可是她死活不愿意,安老爷和安夫人是个疼女儿的,也不愿意送女儿去那个吃人的地方,所以就想了个法子——

让安迷修替代安莉洁入宫

那天晚上,安母执着安迷修的手,噼里啪啦的跟他说了一堆大道理,无非就是什么:你妹妹年纪还小,可绝对不能葬送在宫里啊,你身为长子,应该爱护着妹妹才是啊

安迷修:所以这就是娘你要在下一个大男人入宫的理由?!

然而安迷修是个孝子,上面的话他活生生的憋了回去,强撑着笑容答应了安母,安母见他如此听话,顿时眉开眼笑,跟着他讲了一大堆入宫要注意的事情

后面送走安母的时候,安迷修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

翌日

安迷修一大早的就被安母拉起来梳妆打扮,待他清醒的时候就已经被迫穿上安莉洁衣服样式尺寸改大了几号的裙子,被人摁在梳妆台前往脸上扑各种各样的粉,再回首,镜子里的已经是个十足十的美人了

在被迫往头上簪了不少首饰后,安迷修只觉得脖颈都要断掉了,抓着安母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扯下来一只钗,谁料一个转头被安母发现了,不但把之前的全部戴回去了,还多加了一个烧蓝发梳。安母左看看右看看被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儿子,脸上和心底都笑开了花,看了看离选秀还有一个时辰,就把安迷修扔在了后院里让他学着女子走几步路

安迷修低头看着这一身,脸色已经接近铁青,而脚上那对鞋子他穿的甚是不惯,正想在花园里找个地方坐会,就只听见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安迷修转头,发现是安莉洁

“哥哥”来人眨着一对绿色的眼眸,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单纯的容易被人骗的小兔子“对不起”

安迷修被她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对不起吓懵了,双手搭上她的肩:“想什么呢,你没错,是我要代替你入宫的”

“哥哥,你愿意吗?”安莉洁总会语出惊人,安迷修之前还不觉得,现在倒是深有感受

“嗯……说实在的,其实让在下一个大男人入宫,还是挺……但是如果是你进去了,你这一生可就得永远待在里面了啊”

安莉洁没有说话,安迷修收回了搭在她肩上的手,兄妹两就那样静静的相对立着,直到下人来通知安迷修轿子已经在府外候着了

“哥哥,我总觉得,你会在这深宫里,遇见不一样的人”临走前,安莉洁冲着安迷修的背影说道

此时的安迷修坐在马车上,忍着颠簸想吐的感受,把膝上那一块布料扯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他感觉无聊得很,随手撩开了帘子,发现已经到宫门外了,旁边站着的全是秀女,衣服上的花样子和头上的饰品看的安迷修眼花缭乱,默默把掀开的帘子又放回去了

马车停了以后,有太监拿来了凳子让他踩着下来,安迷修扶着太监的手踩在小凳子上郁闷的想到:明明他可以直接跳着下来,可是要学女子一步步下来还要扶着人好烦啊好烦啊

结果下来之后他更郁闷了

安迷修如今十九,又是男子,自然比这些十五六岁的女子高出不少,本来安迷修还觉得自己穿的是平底鞋,那些秀女穿的鞋子也是增高的花盆鞋,站在人群里应该不会太突兀,结果安迷修发现他还是比在场的女子高出大半个头,惹得在他旁边的秀女都频频对他投来目光

秀女两人一排排成长队进了宫中,是让皇帝亲自选的,撂牌子赐花的就回家,留牌子赐香囊的就入宫,就这么简简单单两个选择,却有不少人纠结于此

安迷修就是纠结的那一个

他不想进宫里,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做宫妃,可是不进宫里,再过三年又有选秀,那个时候他或许早已娶妻,不能再为安莉洁挡一次,到那个时候,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被送进那个吃人的地方了

这么想着,安迷修心底舒服了一点,外头报名字的太监刚好叫到“安莉洁”,他也拎着裙子匆匆跟上队伍进了殿里

“二等爵安丞相安祢之女安莉洁,年十五,留牌子,赐香囊!”

报名字的太监叫到安莉洁的名字了,安迷修首先是愣了一下,后面想起自己此时此刻就是安莉洁,马上跪下说道:“臣女谢皇上隆恩!”

然后又悄悄抬头看了一眼

看到的不是传闻中有八字胡年近四十面容严肃的中年人,而是脸庞青涩一看就是十几岁的小孩子

他现在摸着下巴看样子正在思考,嘴里还说着:“是安莉洁姊姊啊,那这样的话……给个什么位份呢”

此时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似乎是有一个男子进来了,安迷修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却撞进了一双紫色眼眸

来者笑道:“皇上要是喜欢安小姐的话,不如直接封妃吧”

我还是那么弱(瘫倒)

这章比较短小,尽力下一章长一点

金为什么年纪轻轻就登基了呢?因为先帝死后,本来中意的人选是秋(我不管这个朝代就是可以有女皇),可是秋和某个星星控私奔了,皇帝的名头才降到了金的头上

至于为什么后宫没有皇后呢——咳咳,金表示这个皇后之位是要留给某个金毛将军的(可皇上你还是被他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