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点开看看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评论会看但是不会回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古风pa】皇上!摄政王在殿外求娶安妃娘娘!(四)

​拖了五六七八九十天,又磨出来一篇

开不开心?

都给我说开心!

国庆应该不会更多少,除了这个以外啥都没有

如果还有时间会写恶魔雷那个设定

你们不要看现在这是篇日常向的连载,在大纲里到后面哪还有点日常的影子

——————————————————

安迷修迷迷糊糊地被不怀好意的雷狮灌了些酒,揽入怀中吃了一通豆腐,才恋恋不舍的把人牵着往清晏宫走去,到门口就放了手

他再回头一看,哪还有那个摇着尾巴的大尾巴狼的影

门前侍卫看见安妃娘娘摇摇晃晃的往里面走,生怕他跌倒伤着哪了自己这小命就没了,连忙上去一左一右的架住安迷修

谁知酒劲上来的安迷修一把把他俩推开,在那两个侍卫惊恐的眼神下迈着歪歪扭扭不成一条直线的步伐走了进去

还差点被那门槛绊倒

没绊倒还算不得什么事,安迷修靠在门边傻笑,殿里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一样,一帮人都站起来了,中间站着个嘉德罗斯,拿着把剑怒气冲冲的指着地上的女子

他揉了揉眼睛再一瞧

哟,老熟人

沈贵妃

她如今可没有半点贵妃的样子,头上琳琅满目的首饰掉了大半,头发看起来像被人扯过,脸上泪痕左一道右一道,配合着晕掉的妆成功让她现在看起来像只女鬼

眼瞧着好好一个大美人变成这个模样,安迷修大男子主义就上来了,喝多了酒没顾上现在自己是什么身份,左一步右一步走过去,扯出腰上帕子作势要给贵妃娘娘擦擦眼泪

还没走几步呢,就被一条银光挡下,嘉德罗斯不知为何气的不行,向前一步一把把安迷修推开,那把剑朝着沈贵妃的咽喉又近了一步

他的声音都已经气到发抖:“沈氏,你居然造谣本官与皇上有染!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嘛?!造谣圣上罪不可恕,今天我就为皇上清理后宫除掉你这种贱人”

地上的沈贵妃被嘉德罗斯这恐怖的样子从哽咽吓到抽泣,边哭边躲避着剑刃在地上爬行。金眼巴巴看着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在一旁急得跳脚

安迷修被嘉德罗斯这一下弄清醒了,也明白了线下是什么情况。其实嘉德罗斯和金的关系有心人应该也都可以窥见几分猫腻,不过没人敢提出来,不说嘉德罗斯是个暴躁易怒的武官,还是个实在气上来连金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不考虑金会不会在事情泄露出去前就先把你给暗杀了,也要考虑这位大将军啊

可这沈贵妃今天就作死的撞枪口上了

安迷修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抬头刚好和惊慌失措的金对上视线,帝王心虚一般先把目光移开。他清楚得很,不管今天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沈贵妃怕是留不得的,只怕是嘉德罗斯金最近都要疏远几分,等着风头过去再重修于好

那头沈贵妃带着满脸泪痕瞥到了靠在墙上像个隐形人的安迷修,像是见到救星一样一瘸一拐的跑过去。还没等她扯着人的衣服喊救命呢,安迷修突然眼底一黑,晕过去了

还刚好砸沈贵妃身上

之后他再醒来,就听见平常伺候他的两个宫女在聊天,聊的就是昨天宫宴上的那件惊心触目的事,其中一个宫女昨天没跟着安迷修去,如今正睁大了眼睛听着另一个宫女眉飞色舞的描绘着事件

安迷修也没有制止,装作还没醒一样闭着眼睛听着他们谈话,结果听到了让他全身一凉的话题

“诶诶我昨天听桃贵人的宫女说,昨晚上最后是摄政王大人来了,皇上见大将军愣在那了,就赶紧叫侍卫把沈小主拖到一边,让姐姐你扶着娘娘,再好说好歹的把大将军劝回座位上”

“嗯嗯,昨晚真是吓死我了,更可怕的是摄政王大人还说是一位女子让他念念不忘,他才赶到这宫宴来的。你知道嘛当时我扶着娘娘,皇上冷不伶仃瞟来一眼,看着娘娘看了好久,那眼神,真的要吓死我了”

“沈贵妃……昨晚被降为答应了?”

……

她俩的对话还在继续,安迷修又气又怕

该死的雷狮晚不来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之后他佯装刚睡醒的样子起来了,让宫女梳妆……更衣这种事他自己来的,收拾好后安迷修把所有人叫了出去,一个人坐在大殿主位里

没过多久,雨滴伴随着雷声顺着屋檐落下,本来他在这种地方就不怎么喜欢出去,这样刚好有理由窝在他的地方安安静静的

雨下大了,外头的宫女都急急忙忙的收被子收衣服,安迷修神情恍惚的从椅子上下来,把手从窗口里伸出去,雨水毫不怜惜的落在他的手上,顺着手臂滑进衣服里,丝滑的锦缎上出现了一小块水渍

他把手收回来,用旁边架子上的帕子擦干净手上的雨水,把袖子放下来,叹了口气

沈贵妃昨晚因为造谣圣上,罪不可恕,本该处死,可顾及沈太傅年老体衰经不起打击,改为降为答应,迁居双鹄馆,从安迷修刚才伸手出去的那个窗户里刚好可以看见

镇安将军嘉德罗斯殿前失仪,罚奉三个月,闭门思过,无召不必再出入尚书房

和他猜的没错,金果然疏远了嘉德罗斯,而且他这次的态度很明显,但却让人怀疑。如果沈答应确实是造谣,他又何必如此恼羞成怒,若是为了圣上的颜面还好说过去,但如此刻意地远离嘉德罗斯,不就是怕被人再次瞧见他俩的关系,然后再告发一次吗?

现在的皇上果然还是青涩了点,做事没有先帝那般果断,不过再经历一些事情,应该就可以成长成一位合格的君王,到时候就应该没有人敢议论他和嘉德罗斯的关系了

不过这又和他安迷修有什么关系呢?

安迷修其实都清楚的,他知道此生怕是要永远待在这里了,至少要等到安莉洁嫁人,他才或许可以依靠假死重新变回安公子

不过还有很久呢,他心里也觉得再等几年,不能因为他自己想出去就把安莉洁糊里糊涂的随便嫁了吧,他的妹妹是要嫁给她的意中人的,那人是贫是富,他也会帮着安莉洁劝说安母

安迷修脑子里还在想着以后安莉洁的夫君是什么样的,外面就走进来一个小太监,对着他笑眯眯的行了个礼,弓着腰说

“恭喜安妃娘娘,明天皇上特许您回家省亲,允许您在安府里多住两三日,还请娘娘的宫女收拾东西吧”

安迷修愣住了:“什么?”

“娘娘,皇上政务繁忙,就不陪娘娘您一同回去了,六宫事务由岑妃娘娘打理,您放心回去看家人吧”

宫妃若不是进宫有几年而且特别得宠,是没有这种回家省亲的待遇的,而且平常都只能在母家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得回宫来,安迷修这种入宫还没一年金还特意吩咐多住几日的,先帝那会也没一个

这下他可乐傻了,坐在椅子上傻笑。那个小太监走到门口突然转过头来又补了一句:“皇上还说您要是等不及要见家人,可以现在就收拾东西等雨停了就出宫”

安迷修应了一声,高兴的像个大傻子,左翻翻首饰盒右翻翻衣柜,看看有什么好玩好看的给安莉洁,翻了一会才想起来安府现在哪有什么安小姐,只有一个安公子,又兴致怏怏地把东西放回去了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