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点开看看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评论会看但是不会回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古风pa】皇上!摄政王在殿外求娶安妃娘娘!(三)

​下一章雷狮骚操作(虽然说可能要很久才会更因为我喜欢咕)

怎么办我想这章就让雷狮日安(住嘴)

大家好鸽子来填坑了

*ooc

*文笔渣

*tag搞事系列

*有些地方纯属瞎编的

————————————————————

等他出现在殿门口的时候,人都已经来齐只剩下他的座位是空了的。安迷修佯装没看见那群妃嫔们射来的可以吃人的目光,自行走到那个属于他的位置坐下

他环绕了一周,发现坐在最挨近皇上位置的人居然不是那位沈贵妃,而是今年才新封的将军嘉德罗斯,他坐的位置离金不过半步之远,微微伸下手,都有可能打到对方,他愣了下,朝金多看了两眼,那位大将军就狠狠瞪了他一眼。安迷修没有再去想这件怪异的事,在发现这个殿里没有怪异的紫色眼睛的人盯着他后就开始自顾自的吃菜

宫里总共有十几位妃嫔,如今都来了,每个人都好像不累断自己脖子不甘心一样往头上不要命的塞金银首饰,那些东西上的珠宝晃得安迷修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安迷修还在家的时候,府里有不少女子,哪怕他身边跟着的是小厮,也免不了去向安母请安或是跟安莉洁聊上几句的时候,她们的身上都有抹脂粉,虽然香味都不算重,但安迷修对这些香味十分敏感,几乎到了闻见就想吐的地步,更不用说现在这种坐在十几个爱把自己往死里打扮的女人中间,举办家宴的宫殿里还熏了香

她们身上抹的脂粉香味极重,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随时都会把刚才吃过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可这是天子近旁,那边还有一个易怒的大将军,先不说吐完后他会不会露馅,活不活着都是个问题

安迷修强忍着胃里的翻滚,撑着桌面起身向金福了福身,意示自己要出去走走。金也十分给面子的应了一声就放他出去了

迈出殿门,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安迷修感觉自己得到了新生

他四处探望了一下,打算就在这里随便逛一下,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就回去。抱着这样的想法,安迷修把裙摆提起来一点,朝着地上已经堆了不少雪的梅园走去

是红梅。他顺手掐了一朵,记得小时候母亲冬天的时候会去园子里摘一小篮红梅,然后分封进坛子里,灌满蜜,过几天再取出来,安母会各给自己和安莉洁一小碟,那个滋味是寻常蜜糖比不了的,只是可惜今年吃不到了……

安迷修想得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

雷狮本不喜欢这种面上假笑的宴会,仗着金不想对他怎么样就根本不来了,可他今天多喝了点酒,还不想回王府,就拿着酒壶在这偌大的宫中瞎晃,不过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地方,他再怎么不省人事还是能辨认出哪里是哪里

眩晕感一下子涌了上来,雷狮扶着一根柱子缓了会,一抬头,那一片红梅构成的花卷中出现的一个的靛青色背影显得格外突兀。雷狮的脚比他的脑子快,跌跌撞撞的就走了过去,再靠近安迷修的时候,他低头看到了手旁一束斜而出的梅花枝,笑了笑把它折了下来,像个小孩子一样把它伸向安迷修,直到那人被脸颊上突如其来的冰凉惊到,雷狮觉得好玩极了,扯住他的一只手伏在他耳边说到

“哟,这是哪家的漂亮宝贝啊?”

混杂着些许浑浊酒味的气息扑在自己耳边,从未经历过情事的安迷修耳朵上那块地方红扑扑的,雷狮看着觉得可爱极了,可爱的想让他咬上去

然后他就真咬了

像是野兽一般的尖牙咬上安迷修精灵耳的尖端,那块被撩拨的红扑扑的地方被雷狮不怀好意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真的像是一只有野兽特征的大型猫科动物

安迷修被他这个举动惊得身体一软,倒在了雷狮身上,在接触到被毛茸茸的斗篷捂热的胸膛,他像是触电一般想跳开,被玩完他耳朵的雷狮眼疾手快的抱住

平时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喜怒无常的摄政王大人,此时面对这位“安妃娘娘”,居然咧开了嘴露出一个清醒的他绝对不可能会有的笑容。有些冰凉的手往安迷修身上游走,没有预兆猛的掐了一把他的腰,后者被腰身上突如其来的温度一吓,下意识的推开雷狮退到他几步之外,一只手捂着刚才被掐的地方看着雷狮,像是在看什么死变态

被推开,怀中没有软香暖玉取暖的雷狮竟不怎么生气,还是那样笑眯眯地道:“你这安妃娘娘当的可真舒坦啊,胖了几斤?安公子。”

雷狮这回叫他的时候,尾音上挑的厉害,像是在念情人的名字,安迷修人生中的前十八年也没少被人叫“安公子”,可是就雷狮这么叫,他竟生出一种想要雷狮像刚才那样尾音上挑地叫他真名的这种荒谬的念头

安迷修那一瞬间,觉得那三个字透过他的胸膛,穿过他的血与肉,像一片羽毛轻轻的敲在了他的心上,却激起一片涟漪

“安……安什么!我我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可……”后知后觉,他才反应过来那三个字的意思,开口想要否认,却被那人一句话乱了心神,剩下的话乱成一团堆在脑子里

他抓住安迷修的手,狠狠将他往自己这边一拉,下一秒两人的脸就处在一个十分暧昧的距离

“其实啊,选秀那天,我早就知道是以前哭着喊着说要嫁给我的安—公—子了”

雷狮似乎故意放轻了声音,又刻意把尾音拖到令人生厌的长度,就是想吓吓这个不知好歹进宫的傻子

至于有没有那回事……这可是个秘密

或许现在在往安迷修耳边吹气的雷狮不知道,现在他说出来的这一句话,可是在几年后给他避免了一场只要去了等到的人就再也等不到的战争

不过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如今二十岁的雷狮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把喜欢的那个傻子藏到自己被窝里